秋葵老版app

0 Comments

人之修行,不止在于精气神,也在于心。

所谓知善知恶是良知,为善去恶是格物,安奇生的心境修持是王阳明奠基,自然,也有着凝重的心学影子。

见善喜,见恶厌,并穷就纠正。

这是安奇生本心之道,自然而然,正如饿了吃饭,渴了喝水,心境修持在任何细微之处体现。

人错了,纠正,王朝错了,亦纠正,那天错了,同样可以纠正。

为人师,为国师,为天师。

这,亦是修行。

知行合一,便是如此。

“普渡众生”

裴元华眼角抽搐一下,只当他是随口敷衍,有心拂袖而去,却还是按耐了下来。

伸手取来酒壶为两人倒上酒,也不询问,只是一杯接一杯的喝着。

魂魄无法品尝人间酒菜,香火加持的鬼神却是可以,只不过,想如凡人一般喝醉,饱腹却是不能了。

清纯萝莉修修紧身连体衣好萌动

他不信,安奇生也没有解释的念头,笑了笑道:

“请你来,是要做个交易。”

裴元华精神一震,这下却是信了:“真人请讲。”

“我有秘法可延你之寿,却有两个条件。”

安奇生竖起两指。

裴元华先是松了口气,随即又是一紧:

“愿闻其详。”

他没有问安奇生的延寿之法是什么,因为这个根本骗不了人。

他既然约自己前来,必然是有把握的。

或许是得到了什么上古秘法。

“其一,我需你助我铸就一柄法兵。”

安奇生缓缓开口。

王权剑无形无质可演百兵,只是大千,要想发挥部威能也同样需要顶尖载体,想要达到连载体都不需要的程度,还达不到。

“法兵?”

裴元华眉头先是一皱,又自舒缓,点点头应承下来:“若真人所需之物不是太过珍惜,裴某或许可以帮忙一二。”

话没有说满。

他为城隍地祗多年,手中自然积攒有一批灵材,鬼神所需之兵皆由幽冥而出,他用之不上,若能换来延寿之法,自然也是可以。

只是,这白衣道人深不可测,纵然未曾成真,必然也是入道之级数的小真人,若是所需材质太过珍惜,他也力有不逮。

安奇生微微想了想,在裴元华诧异的神情中点点头:

“我所需之物,你的珍藏里凑一凑想来应该是差不多的。”

他几度入梦裴元华,自然知晓他的珍藏家底,城隍数百年积累虽然不足以铸就法兵,但让他与整个梁州诸多城隍凑一凑,也差不离能弄出一把雏形了。

裴元华心中有些诡异。

你还知道我有哪些珍藏不成?

“若如此,裴某自然没有问题。”

念头一闪而过,裴元华也不知道面前这道人竟然盯上了整个梁州所有城隍的家底,又问道:

“那真人,第二个条件是?”

他很清楚,这才是真正的重头戏。

一柄法兵如何及得上延寿秘法珍贵?

安奇生眸光幽幽,缓缓说道:

“我要在梁州开宗立派,需要诸城隍发力,为我移山聚运。”

他之道,在于天地磁场,而山峦汇聚之地,磁场最是强烈,若是能缔造出玄星武当山那般七十二峰朝大顶的绝顶风水之地,好处不言而喻。

这个好处,还不止是修行。

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一个条件比之第一个还要重要的多。

“开宗立派,移山聚运?这,这不可能!”

饶是知道安奇生所图非小,裴元华还是倒吸一口凉气。

城隍作为地祗,理论上有监管土地山神的能力,然而,移山填海岂是易于之事?

凡人传说之中土地山神都有移山填海之能,实则根本是谬论,土地山神依附于大地山川而活,以此聚集香火,哪里是个山神都有移山之法?

城隍移山自然不是不能,但那消耗之大,也很是离谱。

更别说诸城隍了。

阴司城隍分为县,府,州三个级数,他固然在诸多城隍之中有些薄名,也达不到命令他们的地步。

想要‘诸’城隍发力,那是想得太美了。

更别说开宗立派了。

梁州开宗立派,不止是需要城隍的同意,还要天意教的允许,此次让如来院进来,还是州城隍与如意僧的谋划,其他教派哪里有资格进来?

毕竟,开宗立派,可不是你找个山头拉旗就行的。

“为何不可能?”

安奇生端起酒杯,慢慢一饮而尽,才缓缓道:“梁州香火不取一毫,天意教管得到整个修行界吗?”

“不取香火?那为何要开宗立派”

裴元华惊疑不定。

天意教也好,如来院也好,传道皆为香火,不取香火为何要传道,真的为了普渡众生?

道不轻传,这是安身立命之根基,哪有人轻易传授?

凡人尚有教会徒弟饿死师父之说,修行界有什么理由广收门徒?

这世上还有不求回报,只为传道受业普渡众生的门派?

裴元华有些懵。

安奇生却只是微微一叹:“你又岂知我的志向?”

燕雀安知鸿鹄之志。

这裴元华虽是城隍,不过依附阴司体系苟活几百年的老鬼罢了,心里眼里只有那三分香火,就以为所有人都要抢夺。

殊不知,自己连天地灵气都不取一毫,又怎么会在意这些香火愿力?

彼之粮草,我之毒药,不外如是。

“”

裴元华眼角一抽,哪里听不出安奇生话中意思。

心中咬牙,却也没有反驳,只是道:

“若真人能说服天意教,那么,裴某人自然毫无意义,至于移山聚合地运之事,待真人说服天意教再说不迟!”

说罢,他起身告辞。

却是话不投机半句多。

他强压着没有问延寿秘术,一来是尚未确定自己是否能应下这两个条件,二来,也是怕自己真个看到希望之后忍不住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。

安奇生不阻拦,不起身,不送也不言,只是待得这城隍消失,才缓缓摇头:

“听了这么久,还没听够吗?”

萨五陵讪讪笑着走出来,躬身道:“老师。”

他之前就好奇安奇生宴请谁人,自然偷偷摸摸的在看,在听。

“功课做完了?”

安奇生瞥了他一眼。

后者讪讪而笑:“符箓已经画完,今日功课不曾拉下。”

“再去画三十张符箓来。”

安奇生自斟自饮,犹自安排着。

萨五陵无奈,心中还有许多疑问想问,却也只能应下,回房。

开始画符。

不想刚画了两道符箓,心中又自响起一道声音来:

“开宗立派,只怕没有这么简单”

萨五陵吓的手一抖,整张符箓差点毁掉,没好气的回应:“你现在不怕被老师发现了?”

“他已经走了,自然不会发现我。”

穆龙城淡淡回应了一句,心中还在揣摩安奇生的目的。

他可不认为安奇生只是单纯的想要开宗立派。

“走了?老师这大晚上要去哪里?”

萨五陵眸光一凝,想起了什么,不由失声:“老师,他该不会是要去天意教吧?”

“你猜的不错。”

穆龙城不再过多思量,转而开口道:“你这门太极感应篇极为深奥,单凭你自己,再有十年也入不了门!只能让我来了!”

“啊?你,你来?”

萨五陵这下才是真的惊了:“你,这才几天,你就有把握了?”

萨五陵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。

这门太极感应篇何其之复杂,他此时也不过初步摸到一些门路来,这位‘手爷’这就有把握了?

“没把握。”

穆龙城回应:

“整合周身我此时也做不到,不过,若只是手掌,却可以尝试一二!若成,则可以扩散身,成就炁种。”

他于玄星就是绝顶,轮回福地之中十多年又接触了不知多少久浮界武学,眼界境界之高都不是萨五陵可以比拟。

只是这门太极感应篇入门的门槛高的令人发指,即便是他,若非是被局限于指掌之间,也没有把握。

不过也幸好是被局限于指掌间,倒是让他可以进一步掌握那安奇生的功法。

只是这一切,总让他觉得有些巧合

“手爷辛苦。”

萨五陵搓搓手,笑的牙龈都露出来了。

天意教的分观几乎遍布大青疆域之内的所有城池,每一座道观之中皆只供奉天意真人一人之像。

清水县外孤山之上的一座隐秘道观,贾安月下静坐,吞吐天地灵机。

一口无柄飞剑在他周身环绕,不时发出嗡嗡鸣动之声,一道道气机在飞剑与他身体之间交互流转着。

那是他性命交修的本命飞剑。

剑修者锋锐第一,杀伐凌厉,他虽境界不如德性老僧来的深厚,杀伐却犹有过之,这也是他能主持天意教梁州分观的原因。

当然,更重要的是,天意教威严隆重,纵然是州城隍都要以礼相待。

“呼!”

许久许久之后,贾安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。

气流如剑般洞穿夜幕,绵延十多丈才缓缓散去。

随着他缓缓收功,一高一矮两个道人这才走上前去,恭维一句:“观主这口飞剑越发凌厉了,梁州第一剑,非您莫属了。”

“废话少说,可有收获?”

贾安一抬手,飞剑如水般垂流,环绕他的手指不停转动:

“可抓到目睹那一夜最后一幕的人,或者是妖?”